国际利来平台

次新基金规模大幅缩水抱团股还能追吗?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21-02-03]

  (摘要)前期抱团股大幅上涨,带来丰厚的收益。而今抱团股估值高企,甚至面临瓦解风险,公募基金尤其是次新基金正面临赎回压力。

  去年权益基金赚钱效益大爆发,公募基金整体规模首次突破20万亿元。但细分基金来看,个别权益类基金遭遇赎回份额较大,其中,不乏一些去年成立的次新基金。这些基金的持有人中,一部分选择短期见好就收,一部分则不愿承担近期市场的连续调整。

  从去年四季度至今年首月,影响大多数投资者做决策的因素离不开“抱团”。抱团股上涨带来的丰厚收益,市场曾有目共睹,但当抱团股估值高企,甚至面临瓦解风险时,公募基金正面临被持续赎回的压力。投资者也在犹豫,现在还是买基金的好时机吗?

 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公募基金总规模突破20万亿元,达到20.39万亿元。新基金的发行助推了总规模的快速增长,过去一年,公募基金总发行份额创纪录地达到3.16万亿份。老基金的持续营销也贡献了诸多火力。“饭圈文化”的渗透,造就了国内千亿级主动权益基金经理的诞生。

  然而,规模扩容的背后也出现大面积的赎回现象,这种现象大多发生在次新基金上。

  据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统计,以开放式基金为例,截至去年四季度末,有6只主动股票型基金份额缩水超10亿份,最高1只缩水达到60亿份以上;混合型基金则被赎回的更多,有47只混合型基金份额较上一季度末缩水超10亿份,最高1只缩水达到80亿份以上,4只基金份额缩水超50亿份。其中,有着3年封闭期的中欧恒利,到期之后遭遇超70亿份的缩水,去年四季度末规模从上季度末的73.17亿元骤降至4.31亿元。

  仔细观察会发现,上述遭遇大额赎回的基金中,大部分是去年成立的次新基金。以上述混合型基金为例,47只去年四季度末份额缩水超10亿份的混合型基金中,有38只在去年刚成立,其中,去年7月16日成立的华安聚优精选混合,去年四季度末份额缩水达80亿份以上,规模从上季度末的286.48亿元降至232.26亿元,该基金首募规模曾超过290亿元。

  上述次新基金在成立之初,就顶着明星基金经理和头部基金公司的光环,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认购,高涨的情绪催生了众多上百亿规模的爆款基金,但这些爆款基金并没有将超大的规模延续,仅仅间隔半年到一年的时间,就遭遇了大额赎回。

  虽然“炒股不如买基”,但基民狂热的认购情绪正在逐渐消退,结构性行情下,当他们发现所持有的基金收益比不上同期平均业绩,甚至更低,便会选择赎回所持基金。

  封闭运作3年的中欧恒利,去年收益率仅为8.51%,这与混合型基金去年超过40%的平均收益相比业绩一般,拉长时间来看,近三年来该基金业绩同样平庸,仅有5.32%的收益,大幅跑输同类平均水平。

  有着同样命运的还有海富通阿尔法对冲混合A、汇添富绝对收益定开混合A,二者去年收益率分别为4.05%和8.72%,跑输同类业绩水准的同时,去年四季度末份额分别缩水36.91亿份和19.71亿份。

  不过,规模持续增长并非是好事。“规模是业绩最大的敌人”,大规模的基金调仓不够灵活,反而受限于成本,这一点也是公募界的共识。随着新基金不断设置首募上限,一些百亿规模的老基金也开始设置限额。规模逼近700亿元的易方达蓝筹精选已于近日将申购上限控制在5000元以下。

  基金规模的大涨,离不开业绩助推,业绩高涨的背后是“抱团”这一行为,这几乎是过去一年市场的共识。

  按照招商证券的分析,自2007年以来,非常著名的基金“抱团”曾发生过4次。今年的结构性行情造就了基金经理集中持股的现象,这种现象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前半段愈演愈烈,以致市场再次出现“抱团”。

  食品饮料依旧是基金经理重仓消费行业的主战场,易方达基金经理张坤依旧选择重仓白酒,异军突起的新能源板块成为基金经理业绩猛增的“武器”,凭借这个“武器”,农银汇理基金经理赵诣揽下基金业绩前四名。此外,医药、5G、半导体等热门行业也成为基金经理的重仓股。

  基金的抱团叠加“饭圈文化”的渗透,“世界第三大知名酒庄”易方达、“世界第三大新能源品牌”嘉实新能源、“世界第三大芯片制造商”诺安成长等被市场调侃的称号由此而来。

  正所谓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”。截至1月29日收盘,抱团股在1月中后段行情出现的连续下跌,已经让众多投资者意识到高估值的风险,为了规避回撤,一些投资者开始在社交平台频频发布“赎回”、“减仓”、“不跟了”等离场口号。

  虽然暂未能查阅基金一季度实时数据,但从近期市场抱团股的调整表现来看,众多业内人士意识到,可能抱团股的下跌,让一部分担忧的投资者开始赎回基金,面对基金的持续赎回,基金经理也只能减仓此前抱团买入的核心资产。

  股票型ETF场内份额的净流出同样反映了当前投资者对市场方向的判断。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,截至1月28日,今年以来,共有8只股票型ETF份额缩水超10亿份,5G、电子、芯片等ETF份额缩水较多,上证50ETF份额缩水超过20亿份。其中,华夏芯片ETF份额缩水47.92亿份,国泰芯片ETF份额缩水24.64亿份。对比来看,港股类ETF在今年首月被买入最多,港股通50ETF、恒生ETF份额分别增长63.92亿份和30.68亿份。

  随着近期市场的连续调整,投资者开始意识到,选参与抱团的基金可能会有更多的“不确定性”,当“抱团”的核心资产越来越贵,是选择短暂离场,还是寻找新的优质核心资产?

  泰石投资董事总经理韩玮认为,这轮市场的大跌主要来自于流动性紧张,资金面太紧。近三日央行通过逆回购,净回笼金额达到3280亿元。在很多人选择持币过节的时间点,流动性再次缩紧,传导到资本市场上就是大跌。

  对于抱团的核心资产是否会出现估值大幅往下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在某机构电话会议中了解到,机构人士给出的判断是,其实概率不大,与2018年行情相比,此次货币政策收紧实际上是因为去年放水较多,伴随着经济修复的过程,目前来看,货币政策稍微收紧是回归正常。

  不过,已有机构根据基金2020年四季报的分析提出,抱团可能存在“瓦解”的风险。广发证券分析称,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,基金对白酒的配置较其自由流通市值占比超配1.5倍,对白酒和电源设备整体超配1.4倍。借鉴美股漂亮50,选取A股150只个股构建“A150”,目前基金对A150组合超配约1.3倍。如果与历史上几轮经典“抱团”相比,当前对强势行业配置虽未达到“瓦解”前极限位置(例如2012年白酒超配3倍,2015年计算机超配2.4倍),但也日益接近。

 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海外市场其实早就存在明显的抱团趋势,而且抱团龙头股的现象已经持续十几年。

  国盛证券认为,在新股常态化高速发行、“史上最严”退市新规落地实施、全面注册制渐行渐近的背景下,行业龙头估值溢价开始显现,少数龙头个股在各类指数中的权重逐步提升,后市出现结构性行情的美股化趋势或将成为新常态。